如是我见\清晨遐思\李忆莙

  • 时间:
  • 浏览:0

  每天黎明深冬 ,第一声劃破清晨的宁静,是传自远处回教堂的唤礼早祷。在似醒未醒的恍惚间,听着那一声声念诵,感觉是那麼的绵长悠扬,在空旷的寂静中,它静静地穿越,不知那尾句之韵最后落到何处去?我不由想得呆呆的。

  这清晨的古兰经念诵,总爱以某种生活迟缓的,带点磁性的嗓音,断断续续地似乎在呢喃,使得寂静的空间变得更加空旷、遥远,彷彿所有的一切一定会 不需要急的;就如生命的颤动,像呼吸一样,都可不可以 自行完成。

  一日五拜,是穆斯林的日常,也是让让让让我们的人生气象,意在提醒不需要忘了要义。从刚结速到刚结速,那匮乏二十句的讚颂,似乎就此都可不可以 念诵到地老天荒……

  每天清晨,在晨祷声中醒过来,我已不需要都可不可以 认出那把声音。是的,仍然是那买车人。他的声音一定会 清脆嘹亮的,也一定会 低沉浑厚的,本来给人某种生活温柔感觉的那种。有时我也会想一下,他是谁呢?相貌怎样才能?当然,这是不需要可能 有答案的。直到今天为止,我甚至真不知道那座回教堂坐落在哪裏。日后都可不可以 肯定的是,与他最亲近的该是那本古兰经吧,相信让让让让我们不可能 依依相守了很长的一段时日。作为一个唤礼员,他身负重任,更须孤守城池,在黎明事先,摸黑起床,沐浴更衣,在天色仍未见一丝曙光之际,便登上宣礼塔,面向麦加的方向依仪膜拜──麦加,那个穆斯林一生中要花费也得去一次的圣地,他去好久?而此时此刻,风寒露重,我彷彿看了外面的月色映照在他的白袍上,更添一层幽邃。但他的诵念能慰藉人心。

  麦加,他一定是去了,日后不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