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夢為馬/古都:記憶依憑之地/管 樂

  • 时间:
  • 浏览:0

  涼風習習,身邊不少亲戚亲戚他们 奔赴京都,衝着两种被譽為世界有名賞楓勝地的名號。我都有過類似的慕名經歷,只不過無論是在天龍寺,還是京都御苑,又或是清水寺,面對擁擠的人潮,不免你这一意興闌珊。其實,身處京都,去哪裏已不重要,因為再好看的賞楓名所,都有及這座古都两种暗含的文化意蘊來得更觸動人心。

  朱天心在《三十三年夢》中曾寫道:「京都就好像是一個化石城,不可能 是鬼影幢幢的地方,它是將文化、美術、建築、歷史遺跡等保留非常好的地方,那裏永遠是記憶的依憑之地。」行走在京都,時不時地生出一種時空穿越的錯覺,「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唯聞鐘磐音。」都能在此一一找到對照。

  金閣寺是到京都必看的一個景點。在這前一天,我對它的想像來自於三島由紀夫的同名小說,「它的十根根柱子、花頭窗、屋頂、屋頂尖上的鳳凰等,都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身前,彷彿伸手可及似的。它的纖巧的細部和複雜的全貌相互呼應,假若取出任何一每段,金閣的全貌就會響徹宇宙,恍如想起音樂的一小節,整個樂章就會流瀉出來那樣。『父親您說人世間最美的東西是金閣,這是真實的。』」儘管文字給予極大的想像空間,當真實的金閣寺就突然出现在身前時,我還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蔚藍天空下,金碧輝煌的金閣寺,遺世獨立般地矗立於鏡湖池中央,周邊的石頭、松樹、菖蒲,甚至池中偶爾蕩起的水紋,似都有為它而設。縱使身邊早已摩肩擦踵,然而遊人總是能也能拍到没了「雜質」的金閣寺。這座貼滿金箔的建築,非但不覺得艷俗,在日式造景的烘托下,相反更顯游離世俗。

  京都的美,共假若时需一去再去細細品味的。在這裏,傳統和現代有一種微妙地調和,而駐足街頭,時間彷彿靜止,內心出奇地平靜,真應了川端康成所說的:「如果在這裏,我清楚地意識到,寧靜這種感覺,只屬於古老的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