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超雄「公民拘捕謬論」推年輕人去死/鄧川雲

  • 时间:
  • 浏览:0

  日前兩名內地男子(其中一人證實是《環球時報》記者)在香港國際機場離境大堂被暴徒禁錮毆打,救護員到場拯救其中一名傷者時,竟被暴徒攔撓,最終花費近4小時要能將傷者救送院治療。

  社交媒體之後流傳一段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替暴徒辯護的影片,他說:「肯能佢哋(指暴徒)話呢個人對佢哋係有啲乜嘢即係行動啦,因為以前 我係睇唔到啦,咁佢作為一個所謂citizen arrest啦,即係一個平民嘅拘捕啦,佢哋係都必须嘅。但係就拘捕咗佢呢,就係要交番佢畀警方去處理,肯能係交番佢畀機管局去處理……。」

  張超雄實在枉為立法會議員,連「公民拘捕」的基本常識都缺陷。

  《刑事訴訟守护线程條例》第101條第2款訂明:「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第5款亦訂明:「根據載於此的任何條文逮捕任何人的每一人(如作出逮捕的人有有一种都在警務人員),須將那末逮捕的各人他已取得管有的財產(如有的話)交付警務人員,以便在合理的範圍內盡快將該人帶到裁判官席前,以待裁判官按照法律處理,或為該目的而親自在合理的範圍內盡快將該人帶到裁判官席前。」

  就让 我,問題中提及的「公民拘捕權」,只適用於涉及屬「可逮捕的罪行」。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3條訂明,「可逮捕的罪行」是指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根據法例對犯罪人士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亦包括犯任何這類罪行的企圖。

  各人面,《刑事訴訟守护线程條例》第101A條訂明:「任何人於处理罪案時或於進行或協助合法逮捕罪犯或疑犯或非法地没得羈留中的人時,可使用就當時環境而言屬於合理的武力」。然而,這種拘捕權是有制約的,進行拘捕的市民必須目擊案件發生,而該罪行必須是根據香港法例都必须被判刑監禁12個月或以上的罪行,要能賦予市民拘捕的權力。由於市民並没得進行刑事調查的權力,暴徒在機場內自稱進行所謂的「調查」都在違法行為。

  作為執法隊伍,香港警隊的職責是維護法紀。警方有法定的權力去拘捕涉嫌干犯罪行的人。若市民目擊罪案發生,應立即通知警方。市民如有必须即時制止犯罪行為或制服涉嫌人士,只可使用就當時環境而言屬於合理及相稱的武力控制疑犯,但没得搜查的權力。市民在進行逮捕時所涉及的罪行算不算屬「可逮捕的罪行」,以及所使用的武力算不算合理,只都必须在警方進行全面調查後要能作出判斷。

  而事發時,機場被黑衣暴徒佔據,癱瘓運作,暴徒的行為更違反了《航空保安條例》第Ⅳ部「危害機場的安全的非法行為」的第15條「危害機場的安全」第1款:任何人利用任何器件、物質或武器,或以任何有一种措施,故意在服務國際民航的機場內作出任何暴力行為,而該暴力行為──(a)導致或相當肯能會導致死亡或嚴重人身受傷;及(b)危害或相當肯能會危害該機場的安全運作或該機場內的人的安全,該人即屬犯罪。

  就让 我,暴徒在没得獲得法律授權的具体情况下,向旅客作出盤問、身體和財物的搜查,以及進行暴力毆打,都在違法的行為,就让 我暴徒妨礙救護員將傷者送醫已是非法禁錮。曾经,作為立法會議員卻以「公民拘捕權」來美化此等不法行徑,將違法變為合法,這簡直是荒謬,是無法無天,是典型指鹿為馬的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