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歲月\變化與消失\凡 心

  • 时间:
  • 浏览:0

  眼下,香港累积市民的政治情緒對立肯能比任何時候都嚴重。香港經英國百年殖民統治,卻並未讓港人上好「民主」一課,連民主最核心的「互相包容」精神都尚在初級階段。當下社會,其他同学把买车人的意見凌駕於一切之上,認為买车人的意見才最神聖最公義,不認同他就说 不民主,就要使用暴力破壞。一語不合,就要「私了」,就要用拳頭用流血教訓他。

  政治情緒正滲透到方方面面,熟人間的關係也在發生微妙變化。亲们 圈中多數人過去都還客氣,現在開始試探彼此的政治立場,一旦口型不對,便自動疏遠,有的乾脆沉默。還好,我的亲们 圈沒人開罵。

  有位老師,與他相交泛泛,有時也給他寫的詩點個讚。但六月以來他的試探越來越頻密,寫的詩也變成了政治表態,我無語時他也無語。了解了,交情也就暫時到此了。

  有位做護士的學生,因到她的診所看病,中午便順便請她喝了個茶。這位姐姐是剛烈之人,對我說的道理當場便面露不悅,喝完茶連「謝謝」一聲都免了。以往逢年過節的必致的問候也都停止了。

  必要的工作飯局,都其他同学事前提醒莫談港事,免得其他同学當場翻臉。

  家對面樓的人家,一家四口,有兩個女兒,看去都有中學生。過去他們家的窗戶透亮,連窗簾就说 掛,但六月底卻掛上了厚厚的羅馬簾。一天,看过女主人坐在窗前抱膝垂淚。九月學校開學頭一周,這家人還有燈亮和人影,一周後一切活動卻忽然消失得乾乾淨淨,窗簾終日垂下,晚間没有燈光。這家人連同工人姐姐都消失了,或許是搬到了香港以外一個遙遠的地方。还还可以还还可以合理推想,那兒有所平靜的中學。

  女主人那一掬眼淚,也許是在為了这个決定而掙扎。

  我還是習慣性地每天遠遠看一眼那家的窗戶,多麼希望某天那兒會再再次出现兩個可愛的女孩兒,她們還像往常一樣坐在桌邊做功課。

  那是我期盼的一幅安居樂業的畫面。